四月底,岳母来我家照顾我怀孕的老婆,并一再告诫这怀孕的前三个月特别 重要, 要我们夫妻分床由她陪我老婆睡。 老婆听她妈的,我也只能答应了。 天气慢慢热了,我的欲火也在升温,情不自禁地对岳母多加了留意。 她49 岁,有着这个年龄段的妇人的一般特征, 眼角有细细的鱼尾纹身材也发福了 但皮肤依旧白晳, 身段仍凹凸有致头发很黑微卷着束在脑后, 浑身散发着浓 浓的熟妇气息。 特别是胸前的那对大白兔,鼓涨得要撑破衬衣了, 薄透的七分裤 紧紧包裹着肥臀把她的内裤勾勒得一清二楚 渐渐地对岳母的那一身肥肉 我是越来越迷恋, 还时不时去阳台看看她的内裤胸罩的。 岳母有三条内裤,粉红的、白底碎花的、浅兰色的各一条, 都是全棉四角的、 较老式的那种做工很精细。 有一次老婆叠衣服时讲内裤都是岳母自已缝做的, 外面买的她还穿不惯。 我也买过几条这样的四角内裤,岳母的似乎比我的还要大, 可想岳母的屁股有多肥了。 记得第一次上岳母是端午节那晚,老婆上夜班。 我回家时被大雨淋透,脱光 衣服,赤裸着冲进卫生间, 岳母正在淋浴着。 尽管我冷得全身发抖,但一看到雾 气中白花花的岳母, 阴茎一下硬了。 岳母很是吃惊,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时温顺有 礼貌的女婿会如此冒失, 她没洗完也来不及抹干身子就一条手臂挡着肥乳, 一手捂住阴部逃出了卫生间。 岳母的那一身白肉刺激得我的阴茎翘得老高。 我最多只冲洗了半分钟,就赤 裸着冲进了岳母的卧房, 她刚穿上那条白底碎花的内裤隆起的肚腩上还有水珠 没擦干。 她惊慌失措,被我搂住后拼命挣扎,尤其是在褪她的内裤时, 她死命拉 住裤腰脱至膝盖时她还不死心。 我一下失去了耐心,勐拽一把,哗的一声, 内裤扯成了两半 岳母见状自知无力回天了, 呆呆地看着她手里的半条内裤 失声痛哭。 没有前戏,岳母又不配合,插入时,只感到阴道的干涩, 要不是有些松还 真难进去。 强行抽插了几分钟,我早泄了。 当把一个多月的存货注入岳母的深处 时, 她冷汗直冒、泪水涟琏哽咽得快喘不过气了。 我也好不到哪里,没体验到 快感不说, 阴茎还有丝丝的疼痛 更让我意外是岳母还被干出了血。 我用那半条内裤抹干了阴茎上的淫水和岳母的血丝, 又用另半条替岳母擦了 擦她的泪水和汗水 再抹了抹她阴道口涌出的精液并安慰了她几句。 当我回房 时,她具然要我留下那两个半条内裤, 我告诉她这是我们初夜的纪念我收藏了。 事后,尽管岳母威胁要告我,我也紧张了几天, 但她一直没动静更不敢跟 我老婆讲这事 我也吃定了她要面子生米都煮成了熟饭她也只能隐忍了。 于 是,在老婆随后的几个夜班里,我都奋力地挤上了岳母的床头, 她也意识到那点 抗拒根本就是白搭还不如顺从着 她自已也少受罪于是也就半推半就了, 但反复告诫我一定不能让我老婆知道, 否则她就去跳楼再就是要我尊重她不 能用年轻人的那一套对她, 她的身子骨受不了。 我也知好歹,尽量甜言蜜语,用 尽温柔, 尤其是褪她内裤时又轻又柔她有时也会主动抬抬屁股 褪下后就埝在 她屁股下。 这种棉质内裤,吸水吸油,保护床单,完事后抹阴茎、擦阴部, 用起 来很是顺手更重要的是用岳母的内裤作床上的抹布, 我心理上很享受特别 是第二天早上岳母必须在我老婆回家前处理好内裤。 当她费力搓洗时,我会情 不自禁地从背后搂住她, 抚摸着她的奶子和肚子。 岳母自知推不开又躲不过,最 多扭扭屁股, 也就从了我于是她搓她的内裤,我搓她的肥乳, 待她搓洗完时 她身上的那条内裤也被淫水浸湿了。 岳母几次跟我讲,用小方巾代替她的内裤, 说再搓洗几次她的两条内裤可就 要破了 而且也洗不干净她甚至都不敢将它挂在阳台, 怕我老婆看到那洗不掉 的斑斑点点我坚决不答应 告诉她我喜欢看她洗内裤喜欢她穿着洗不干净的 内裤 除了骂我变态外她也没别的办法。 但她屡次问我要被扯破的白内裤,并 警告我一旦老婆知道了, 大家都不好过我软中带硬地回答道 放心我放在安 全的地方, 你只要听话时机成熟了我就还你.其实,我一直把它放在我车库 里的工具厢里, 偶尔放车上带着上下班岳母翻遍了全家当然找不到。 有时, 在后视镜里看着岳母在车库里指挥着我倒车, 装着内裤的工具厢距岳母脚跟也就 一步之遥 我就不禁暗自发笑。 农历七月十五,俗称鬼节。 岳母一定要回老家给岳父上坟烧纸。 老婆的肚子 已明显隆起,自然不便同行, 要我开车送岳母一再叮嘱我路上照顾好岳母 我 求之不得。 当天晚上,在岳父曾经翻腾过的大床上, 我和岳母云雨到深夜 也许 是远离了她女儿没了心理上的负担, 岳母发挥出超高的水准令我惊讶不已。 我白天已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到家后又做清洁又做晚饭, 加之刚才床上的一阵勐 打勐冲已快散架了 哪知岳母却没尽兴赤裸着趴在我身上用她的长发撩我 的脸, 把奶头硬塞进我唇里还揶揄我 你当初不是很勐吗 干得老娘我都下不 了床今天怎么熊了呢想不想知道你和你岳父谁的长些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伺侯你岳父的这两个我一直私下里问岳母却总没答案的问题却在这个时侯被她搬出来撩拨 我。 在我家时,她是个端庄的母亲,到了她自已家竟浪成这样, 真是无法理解!情急之下我指了指挂在墙上的岳父的遗照 暗示她别太过分她迟疑了一 会趴到我耳边说道 你撩起了我的这把火, 我已对不起你岳父了你要是哪天 再对不起我和我女儿 小心我这把火烧死你!话语很轻却惊得我睡意全无。 第二天,在岳父坟前烧纸时,我掏出被揉成一团的岳母日思夜想的白内裤, 并摊开给她看就是我和她初夜时被撕成两半的那条 看着上面的黄斑和血迹 岳母不知所措 她根本就想不到我会当着岳父的面还她内裤 当我告诉她把内裤 当祭品烧给岳父时她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在我点燃内裤那一刻,她捂着脸,跑 向停在十几米外的车。 我知道,迷信的岳母害怕了,原本来讫求岳父保佑的, 看 到这条内裤岳父能饶过她吗细细的火光中 沾着岳母的淫水、血水、汗水和泪水当然还有她女婿的精 液的棉内裤 化着一缕青烟飞向了阴间的岳父。 放心吧岳父,你女儿和你老婆,我一定会照顾好的!我向岳父默默念道。 回到车上,岳母一脸的阴沉。 我想活跃下气氛,就对岳母讲岳父已收到我们的礼物, 他很高兴并祝福我们另外 我故意趴到岳母 耳边轻声道岳父托我带话你, 他要你当年怎么伺侯他的以后就怎么伺侯我还没等我讲完 岳母的一记粉拳就砸到我胸口大声命令道少唬人!快开车 陪老娘去商场买内裤!。